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孟可心 > 秘鲁修正新冠肺炎死亡数据 死亡病例累计超过18万人

秘鲁修正新冠肺炎死亡数据 死亡病例累计超过18万人

周一,秘鲁政府组建的更新秘鲁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技术工作组报告说,自2020年3月1日至2021年5月22日,疫情造成的死亡人数已达180764人,这意味着在紧急状态的447天中,平均每天有404人因新冠肺炎死亡。而截至目前,卫生部报告的官方数字只有68978人。
 
该技术小组指出,他们是根据疫情期间人们死因的确定程度来调整统计数据的。发言人说:“我们建立了七个标准,按等级顺序排列,满足其中一项就会被归类为新冠肺炎死亡。我们使用了4个不同的来源来获得这些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该小组将那些没有核酸或抗体检测阳性结果但症状相符的死亡病例也计算在内。
 
这使秘鲁一跃成为全球人均新冠肺炎死亡率最高的国家。根据法新社的统计,经调整后,按人均计算,秘鲁现在是世界上新冠肺炎死亡率最高的国家,每100万居民就有5484人死于该病。
 
前外贸旅游部长:"如果卡斯蒂略当选将制造一场经济大流行病”
周一,秘鲁前外贸旅游部长阿尔弗雷多·费雷罗评论说,如果佩德罗·卡斯蒂略赢得第二轮选举,由于他的政府计划和他的“国有化”建议,经济上会出现严重问题。
 
前部长在接受RPP Noticias的采访时说:"如果卡斯蒂略入住总统府,就我所听到的,这将是又一场的大流行,但这一次将是经济上的。”
 
他还指出,Juntos por el Perú技术小组成员佩德罗·弗兰克提出的一些措施是协调一致的。然而,“弗兰克仅是一个发言人,他说的东西与自由秘鲁党的说法不同”。
 
另一方面,他批评说,在总统辩论期间,卡斯蒂略称旅游业不应该是为了盈利,“但没有人会在没有利润的情况下工作。”
 
此外,他强调,在经济限制下,旅游业将不会重新启动。他说:“如果有经济限制,如何重新激活旅游业,用什么钱来鼓励国内旅游,这是一个关键问题。”
 
关于卡斯蒂略谈论的是否继续发展矿业的争议,前部长说,目前铜等矿物的价格在上涨,但卡斯蒂略还提出这种讨论,这非常荒谬。
 
卡斯蒂略:“将尊重机构和私有财产”
 
在周日总统候选人辩论后,自由秘鲁党候选人佩德罗·卡斯蒂略在阿雷基帕武器广场发表演讲,称他将尊重机构、私有财产和秘鲁人民的储蓄,也不会夺走人民在民主和现行宪法的基础上推动新宪法、“复兴祖国”的愿望。
 
卡斯蒂略还承诺,他将为贫穷人口、小微企业家和更好的教育而努力工作。他还感谢阿雷基帕人民在第一轮选举中对自由秘鲁党的支持,他将敦促该党的国会议员努力为该地区工作。
 
关于经济复苏,卡斯蒂略称,他的目的是恢复秘鲁的自然财富,妥善管理经济。他还邀请他的支持者继续发出自己的声音,并在“人民的健康表达”中找出可能的渗透者,并拒绝腐败。卡斯蒂略在辩论结束后赶往普诺,以继续开展竞选活动。
 
藤森庆子承认过去的错误 “今天我请求宽恕”
 
周一,人民力量党总统候选人藤森庆子在签署“国家誓言”(Juramento por el Perú)的仪式上,为她的政党近年来没有“适应环境”而犯下的错误请求原谅。
 
在签署文件后,她说:“这是我的誓言,我请求你们的支持和陪伴来实现它。我承认,在最近的过去,我领导的政党党和我的情况不尽如人意,但我所犯的错误和经历的不公正监禁给我留下了深刻的教训,这就是为什么我今天请求宽恕。”
 
藤森庆子提到了那些因她的行为而“被影响或感到被骗”的人,并请求他们给自己一个机会弥补过去的错误。
 
最后,他认为秘鲁人需要和解,为此,她感谢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的支持。她说:“秘鲁人需要再次互相了解,感谢上帝,在30年之后,我已经能够与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做到这一点,这使我的灵魂充满了巨大的喜悦,这就是为什么我想从我执政的第一天起就为所有秘鲁人的团聚和和解而努力。”
 
辩论:两位总统候选人的经济提议有哪些问题?
 
周日,总统候选人佩德罗·卡斯蒂略和藤森庆子参加了由国家选举委员会(JNE)组织的辩论,提出了他们的各项提议。然而,经济学家和前经济部长阿隆索·塞古拉指出,在经济问题上,双方仍有一些疑虑。
 
那么,两位总统候选人的提议主要有哪些问题?塞古拉指出,藤森庆子提出了大量的提议,但是不知道将如何能够支付所有这些提案的费用,他建议人民力量党有必要对一些措施进行优先排序和削减。
 
他说:“例如,藤森庆子说要为新冠肺炎死者家属提供1万索尔的补贴,但死亡人数刚刚从7万跳到18万以上,这意味着18亿索尔,而且还在上升。”
 
另一个成本很高的提案是关于65号养老金的提案,藤森庆子提议将把养老金提高到500/双月,每年增加50万受益人。赛古拉评价说:“这将把65号养老金计划从一个非缴费的、有针对性的养老金改为一个受众更广泛的养老金,成本是国内生产总值的0.8%,这很高。问题是这如何与养老金制度改革的其他优先事项相配合。”
 
关于佩德罗·卡斯蒂略的经济提议,赛古拉认为自由秘鲁党并没有落到重新激活经济的具体措施上。他说:“他们没有落地的计划,此外其中几个建议令人担忧,但没有明确的界限,他们没有说如何实施。”
 
另外,赛古拉认为,卡斯蒂略没有解释他的新计划在哪些方面与他政党的意识形态有不同。他说:“卡斯蒂略试图与可能引起民众猜疑的敏感问题保持距离,但他没有明确表示'我不会再这样做,这是我要做的'。一切都处于模糊状态,这相当令人担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