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孟可心 > 孟可心:秘鲁华人说大选

孟可心:秘鲁华人说大选

 
今天距离秘鲁新一届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的6月6日仅剩下4天时间,目前代表“自由秘鲁党”51岁的佩德罗·卡斯蒂略和代表“人民力量党”45岁的藤森庆子,经过上周日最后一次辩论后,阐述了各自的主张,选民将把手中的选票投给谁,谁将成为2021年-2026年的总统,我们将拭目以待。
 
这两个政党一“左”一“右”执政理念完全相佐。左派党卡斯蒂略提出若成功当选总统,将会大幅提高矿业公司的税收,并且会将这些资金用于发展医疗和教育,减少收入不平等。而藤森庆子的政党则是自由市场的坚定支持者,她承诺当选后会支持开发能源和矿业项目。
 
由于卡斯蒂略一反常态的政策,打破了秘鲁从藤森时期开始20多年保持的稳定自由市场经济政策,引起了不少秘鲁私有企业,特别是矿业企业的担忧。随着投票日期临近,秘鲁市场上诸如美元与当地货币兑换率大幅度上涨,市场上百姓日常生活必需品价格的升高,都反映出人们对下一届政府不确定性的担忧,特别是藤森庆子没有十足把握拿下这次大选而产生焦虑。
 
卡斯蒂略从大选前默默无闻的候选人,到进入第二轮异军突起,使得许多秘鲁人都大跌眼镜,而且在数次民调中一直领先于藤森庆子,这其中反映了卡斯蒂略代表着秘鲁社会底层一种需要改变社会不公、贪腐等现状的呼声。而藤森庆子是第三次进入总统大选的第二轮,说明她的政党有一定数量的铁票和坚定的支持者。但是与往届大选一样,她走到今天的成与败,也是受累于她的父亲藤森,包括她本人也被牵入贪腐案件中,只是有些选民为了保持现状,不情愿地只能把选票投向她。
 
最近秘鲁几家民调显示,虽然两位候选人支持率的距离拉得越来越近,但是卡斯蒂略仍以微弱优势领先于藤森庆子。卡斯蒂略的支持者主要集中在农村及山区居民。藤森庆子的支持者以沿海和东部地区居民较多,此外40岁以上人群占比也相对较高。
 
今天《公言报》采访了几位秘鲁有代表性的华人,谈了他们各自对这次大选的看法。
 
张先生说,我觉得这次选举终于给了庆子一个机会,如果秘鲁大部分民众理智,一定会弃卡斯蒂略,选择庆子,以她父亲留下的政治遗产和管理团队做基础,至少秘鲁还有点希望,反之,这个国家有钱人就会外逃,投资会缩减。
 
私人企业老板魏先生表示,我来秘鲁有20余年,经历过几届的总统选举,从没有过像今年这样去关注秘鲁的选举,人民力量党和秘鲁自由党的造势宣传已经到了尾声,各自的施政纲领和技术团队等都已宣布,对她们谁胜选我们不加推测,秘鲁有识之士也都意识到影响国家发展和改善人民生活的根本原因所在,教育,卫生,引进投资,打击腐败,缩小贫富分化,资源分配不平等,都是国家面临的困难,需要去解决。秘鲁需要一个强有力、有胆识和能为百姓着想的领头人,也需要国家的平稳过渡。作为我们长期居住在秘鲁的华人,跟秘鲁人站在一起,同命运,共呼吸。
 
侨团负责人梁先生说,这两位都不是理想的候选人,但是必须二选一,藤森庆子是我的选择,因为她是继续执行现有的经济政策,是看得到的,也是继续秘鲁二十多年实施的经济政策。反之卡斯蒂略是个未知数,我们不想秘鲁走到向委内瑞拉现在这样的经济惨状,更不想回到过去老一辈华侨都经历过的军政府时期,辛辛苦苦攒下的家业被充公。他说,如果卡斯蒂略当选也希望他不要走极端路线。
 
外省一位中餐馆业主称,卡斯蒂略党打着劫富济贫的旗号,有号召力。藤森庆子有她父亲的历史包袱,压力山大。庆子如果赢,秘鲁会相对比较稳定。卡斯蒂略赢秘鲁会经历过山车一样的社会动荡。
 
从事导游职业的李女士说,无论谁当选,只盼着社会安定、经济稳定。他听过几次卡斯蒂略的演讲,水平确实有限,对他治国能力很怀疑。但是他代表了一大部分贫困地区的想改变命运的诉求,这是秘鲁社会现实存在。
 
在秘鲁生活多年的袁先生从更深层次发表他个人见解。他说,建国200年之际,秘鲁也将面临最为危险的一次大选。有评论认为很多秘鲁人放弃第一轮投票而导致极左意外出线,但观察至今,极左可能是有备而来。
 
根据极左的候选人的言谈,可以猜测他基本是傀儡,但背后操作却环环相扣。极左首先以“阶级斗争”的口号,争取了一批山区选民,随后以教师的形象拉拢全国的教师群体,随后又以今后不损害个人利益为噱头,拉拢犹豫不决的选民,所有的目的就是可以当政,有备而来。而滕森派则在整个过程中显得仓猝无计划,选民大多是当年老滕森的支持者,企业和被迫选边站的国民,滕森派似乎才是意外进入二轮。
 
世间种种皆为利,秘鲁的政客也不例外,过去20年秘鲁矿业的红利成为国家的经济命脉,左派右派都看在眼里,极左似乎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出头。新冠疫情成了“契机”,大量山区人口重回贫困线,不满的情绪成了极左的平台。“新冠”+“大选”,天时地利人和。
 
城市和农村对立的局面已经形成,而且实力相当,无论谁当选,或大或小的社会冲突很难避免,秘鲁部分经济学家认为,即便滕森派上台,也无法避免投资者观望和索尔贬值。
 
极左从最初的全盘国有化口号,国家控制进口,到目前的“能源矿业”国有化,部分商品进口管制,明显看得出极左也是为了“利”的底牌。而近日大量外国人非法携带武器试图进入利马的事实,也策应了“有备而来”的猜测,并非“意外”进入第二轮选举。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