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孟可心 > 教师节:秘鲁教育部门的处境如何?

教师节:秘鲁教育部门的处境如何?

 
周二是秘鲁的教师节。教育部长里卡多·昆卡在接受RPP新闻采访时介绍说,截至6月底,全国有2500所学校恢复面对面课程,10万名学生和7000名教师已经重返课堂,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与学校有关的传播案例。
 
另一方面,昆卡部长表示,他们将制定计划,以便在下一届政府中,教育部门获得的预算逐步增加,目前教育预算占国家GDP的4.19%,目标是达到6%。
 
另一方面,秘鲁师范学院院长赫里·奥卡尼亚称赞了秘鲁教师们在疫情期间所做的工作,他们努力更新和推广了一系列教育活动,而教育部并没有参与这些活动。
 
他认为,秘鲁需要投资1000多亿索尔来解决教育基础设施的问题。根据教育部的统计数据,全国45%的学校需要进行某种形式的资助,只有38%的学校拥有水、电和污水处理设施。
 
同时,由公立和私立学校的学生家长组成的“重返校园秘鲁”创始人卢西奥·费尔南多·奇里诺斯说,家长们同意有必要让孩子重返课堂,“我们需要高质量的教育,但由于网络连通性和科技资源的差距,很多学生面临着复杂和困难的情况。长时间、大范围的停止学校教育将对秘鲁的未来产生非常严重的影响。”
 
Loreto疫情恶化,当局召开紧急会议
 
周二上午,Loreto大区地区紧急行动中心(COER)宣布召开紧急会议,原因是该地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急剧增加,且可能存在新冠病毒Delta变体。
 
Loreto地区卫生局(Diresa)主任卡洛斯·卡拉姆帕指出,目前的确诊病例数据较三周前翻了一番,与此同时民众放松了警惕,没有遵守预防措施,他说:“不幸的是,派对、烧烤和聚会数量增加,我担心新冠病毒已经完全扩散了。”
 
据Diresa数据,目前Loreto有37名重症患者,死亡人数上升至1088人。此外,该地区还报告了医护人员中的确诊病例,这些病例并不严重,但令人担忧。
 
卡洛斯·卡拉姆帕解释说,这种情况表明第三波疫情刚刚开始,以及可能存在Delta变体,目前正在进行基因检测,但分析结果需要10天才能出来,“我们正在等待结果,并准备第三波的紧急护理床、医用氧气和呼吸机。”
 
总统:JNE是唯一有权确定选举结果的机构
 
周二,秘鲁总统弗朗西斯科·萨加斯蒂重申,国家选举委员会(JNE)是国家唯一有权确定秘鲁选举结果的机构。
 
总统表示,选举机构是独立自主的,政府不会干预或对选举发表自己的观点,此外他强调此次选举是按照民主规则进行的,得到了国际组织的监督和称赞。
 
萨加斯蒂强调,在这一前提下,政府无权对JNE最终作出的决定或何时作出决定发表任何意见。此前,人民力量党候选人藤森庆子在一次集会中喊话总统,称“当足球比赛中出现争议时,裁判会去找VAR”,暗示萨加斯蒂总统应该接受她的请求,请求美洲国家组织(OAS)的审核。
 
弗朗西斯科·萨加斯蒂总统将于2021年7月28日离任,而JNE尚未宣布第二轮总统选举的获胜者。
 
卫生部:城市学校将在2022年前开放
 
7月6日周二是秘鲁的教师节。秘鲁卫生部长奥斯卡·乌加特估计,城市地区公立学校将从2022年第一学期开始恢复面对面课程,届时各级教师和学生都会接种新冠疫苗。
 
卫生部长详细介绍了6日开始对农村教师进行新冠疫苗接种的情况,并补充说,目前还没有足够条件为城市地区教师接种疫苗,但已经安排上政府日程,以便在明年上半年恢复学校课程。
 
部长强调,按照目前的计划,从2021年第四季度开始为所有12至17岁的未成年人接种疫苗,教师也同样,因此没有什么能阻止2022年上半年恢复学校课程。
 
受疫情影响,秘鲁中产阶级减少至人口24%
 
根据利马商会(CCL)经济商业发展研究所(IEDEP)的一项研究,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秘鲁的中产阶级大幅减少,目前只占秘鲁人口的24%,即790万人。
 
研究指出,由于疫情导致的经济危机,2020年共有630万秘鲁人脱离中产阶级,与前一年相比下降了19个百分点以上。2019年,43.6%的秘鲁人属于中产阶级(1420万人),高于2004年的17%。
 
利马商会指出,在过去的15年里,秘鲁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122.4%,私人消费增长了126.9%,这使得950多万人加入了中产阶级群体。经济增长、就业改善和收入增加促使中产阶级的崛起。
 
在秘鲁各地区,中产阶级的减少是不均衡的,主要依赖贸易和服务部门的地区受到打击更严重。中产阶级人数减少幅度最大的为Arequipa (-31%), 利马(-28.9%), Ica (-25%), Tacna (-23%), Madre de Dios (-22.7%), La Libertad (-21.4%) 和Áncash (-20.2%)。
 
中产阶级是指那些每日收入在10美元至50美元之间的人,根据2020年的数据,这相当于一个四人家庭的月收入在2149索尔至10746索尔之间。
 
研究显示,69.2%的中产阶级属于经济活动人口,59.8%的人有非正式工作,其中几乎一半是自营职业;68.2%的中产阶级家庭居住的房屋是自有的,全额支付,但33.5%没有产权证。
 
在教育水平方面,15岁以上的中产阶级中,只有25.3%的人受过高等大学教育,18.2%的人受过高等职业教育,39.4%的人受过中学教育,14.6%的人受过小学教育。
 
利马商会指出,这些特征显示了秘鲁中产阶级的脆弱性,大部分在非正规部门工作,没有社会保护,且很难获得融资。
 
秘鲁基础设施项目的腐败造成1090亿索尔的损失
 
周二,国会多党派特别调查委员会发布报告估计,在1990年至2020年期间,秘鲁三级政府中建筑部门的腐败行为造成的经济损失超过1090亿索尔。
 
该调查委员会负责调查建筑行业的非法行为,调查涉及了从1990年代至今的交通通信部高级官员和各级政府官员、企业家和其他法人和自然人。
 
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委员会估计,1990年至2020年期间,全国三级政府在基础设施项目中的腐败和职能不当行为对秘鲁造成的损失至少为1093亿索尔。
 
周二秘鲁美元汇率达3.959
 
周二,秘鲁中央储备银行(BCRP)报告说,7月6日13点30之前的外汇和货币市场上,美元汇率收于每美元3.959索尔,而7月5日周一的汇率为3.933。
 
与此同时,周二交易量为4.07亿美元,远远高于7月5日周一的3500万美元。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