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今天朋友发来两张利马唐人街的实景图片,满街的小贩,拥挤的交通和人群交织在一起,见此景感触颇深,也勾起我许多回忆。

20多年前我第一次看见利马唐人街是在傍晚,使馆张领事和4个老侨领从机场把我送到“东方旅店”住下。
车开进唐人街,街道两边挤得满满都是破破烂烂的简易棚,大部分已经收摊的铺位用塑料布压上几块石头盖着。街上只剩下小吃摊,点着气灯,几个人站着边吃边聊,这个画面不知怎么一下子联想起越战电影中的越南西贡景象。
车在旅店前停下,旅店门口也被小商贩包围着,门口有个大排档CHIFA,一个身材高大的北方人一边热情招呼客人,一边颠着炒锅,正热火朝天的炒饭,一群食客围坐在他的大排档津津有味的吃着。张领事说,给你介绍一下,他是你的老乡,北京人老孙,第一天就在异国它乡遇见老乡特别高兴。老孙给我炒了个秘鲁中餐AEROPUERTO俗名“飞机场”,就是鸡蛋炒米饭和面条与鸡肉和蔬菜一起炒的混合体,再配上一瓶汽水。它份量大,价格亲民,特别受秘鲁底层人喜爱,是大排档一道中餐美食。
我在秘鲁吃的第一餐就是这盘“飞机场”。老孙是白天休息,下午出摊,每天推着很重的档,带着已经准备好的食材,一桶自来水用来洗碟,每天把食材卖光才收摊,非常辛苦。(老孙以后再聊,他在秘鲁的经历和故事真得可以写本书)
话说回唐人街,第二天到报社就有人劝我,你在唐人街要小心,因为小偷特别多,手表就不要戴了,要不然去买一块便宜的电子表,丢了不心疼。我马上被带去HIRAHOKA花了15美元买了一块CASIO电子表,第二天在人挤人的唐人街就被人一把扯走,当时发懵居然不知是谁拽的,真心体会到这哪是偷啊,就是明抢!后来才了解到秘鲁还有一种叫“食人鱼”的抢法,就是一群人一哄而上,把人摁倒在地,抢完就跑,我周围的朋友也有不少经历过这种遭遇。(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贫民区或大型批发市场较多)
《公言报》社址就在唐人街的第八街,报社门前也都是小商贩,大部分是以修理家用电器为主,每天从早到晚都是大喇叭高音播放秘鲁民歌,每天进进出出也与这些商贩相熟。
1996年12月17日秘鲁发生了震惊世界的日本驻秘鲁使馆人质劫持事件,这一天晚上秘鲁MRTA几个持枪人把参加日本天皇生日活动的所有人扣为人质,后陆续释放一些人质,但仍扣留几十人,电视台每天都现场直播,虽然是黑白电视,但是我每天抽空关注一下时实动态。这些人质一直扣压到1997年的4月,才被藤森指挥的名为CHAVIN DE HUANTAR地道战术成功营救。
记得当时所有人都围在一个12英寸的黑白电视前,瞪着眼睛看着直播现场,最后军人扯下MRTAR的旗子大家情不自禁地使劲鼓掌。

还是1997这一年,新的利马市长安德拉代走马上任,决心对利马唐人街进行整治,彻底清除占路20多年的商贩。为此,安市长成立了市政警察负责清除任务,(这里留有伏笔以后可以细说)安市长夜里带领市政警察与不肯撤离的商贩对抗,终于还唐人街本来面貌,我才看到被这些非法摊贩遮挡住原来店铺的真容。

随后,安市长拿出一个改造唐人街的整体规划,图纸当时在报社我看过,设计是以唐人街为轴心,周围街区都改造成步行街,禁止车辆通行,可是因经费等原因最后未能实施,最后只有短短不足百米的唐人街改造,由市政出图纸,交给秘鲁的华裔组织“秘中协会”负责,这个组织的负责人是当时在秘鲁赫赫有名的黄氏超市的老板黄页生,他用具有中国特色的路灯,长凳,商亭,招牌,十二生肖,并且出售可以刻字的纪念地砖,打造成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唐人街。完全用商业模式经营,也使得这条街焕发了新的生命力,成为利马的一个旅游景点。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20多年过去了,我刚来秘鲁的时候,一些老华侨总对我说,现在的秘鲁比以前好多了,没有人放炸弹了,也没有通货膨胀了,那时餐馆的菜单是不写价钱的,因为上午一个价,下午一个价。他们有过好日子,也经历过恐慌的日子。
我在唐人街度过了15年的时光,这里的报社、商铺、茶楼、各种行业,各色人物,一下子浮现出来,在这条唐人街上听了太多的故事,看到了太多的变迁。
目前秘鲁正经历第二波新冠疫情的困扰,而且感染和死亡人数都出现比第一波更强烈的反弹。一年多疫情没有什么改变,而且有变本加厉的趋势,再看到今天唐人街现在这个样子非常揪心,希望唐人街不要重蹈覆辙。
话题:



0

推荐

孟可心

孟可心

280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男,长居利马。《今日中国》杂志秘鲁代表,秘鲁华文《公言报》总编。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