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孟可心 > 秘鲁下届新政府的国家财政如何?

秘鲁下届新政府的国家财政如何?

秘鲁总统选举计票完成逾99.8% 卡斯蒂略:50.192% 藤森庆子:49.808%
 
截至周三下午17时22分,秘鲁全国选举程序办公室(ONPE)已完成对99.821%的票数统计,目前自由秘鲁党候选人佩德罗·卡斯蒂略得票率为50.192%,人民力量党候选人藤森庆子的得票率为49.808%。
 
ONPE呼吁秘鲁民众不要传播假消息,并强调该机构组织的选举和计票工作是“安全、冷静和可靠“的,始终维护民意。
 
另一方面,秘鲁武装部队呼吁公民尊重选举结果,团结一致,超越分歧,为加强民主和促进国家发展的目标而共同努力。
 
国防部发布的声明提醒民众,根据秘鲁《宪法》,武装部队的主要目的是保证共和国的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武装部队绝对服从宪法,对民主选举保持中立原则,任何违反这一原则的要求对民主国家来说都是不合适的,武装部队尊重公民在投票中表达的意愿。
 
国防部还提醒公民,在选举期间,武装部队必须保证自由行使选举权,保护选举官员,并保护选举材料。除非得到武装部队、陆军、海军和空军联合司令部的最高授权,否则自然人或法人、公共或私人不得使用这些机构的徽章和任何其他形式的国家身份。
 
2021-2026年将有10个政党入住国会
 
2021-2026年期间,秘鲁国会将由10个在上次大选中赢得席位的政党组成,其中81名是男性议员,49名是女性议员。
 
自由秘鲁党将有37名议员,这意味着它将成为拥有最多国会席位的政党;其次是人民力量党,有24名议员;人民行动党,有16名议员;Alianza para el Progreso党,有15名议员;Renovación Popular党,有13名议员。
 
首次进入国会的政党有自由秘鲁党, Renovación Popular, Avanza País和Juntos por el Perú党。
 
下届新政府的国家财政如何?
 
在过去的20年里,秘鲁保持了稳定的财政政策、良好的公共债务水平和合理的公共支出。保持负责任的财政管理将能够在国际市场上产生信心,使得国家能够以低利率获得融资,因此这一点对政府来说尤为重要。
 
根据秘鲁中央储备银行(BCR)的数字,2000年,秘鲁的公共债务占GDP的48%,随后每年都在逐步减少,直到2013年达到最低值(GDP的19%)。自此债务再次增加, 2019年达到GDP的27%。
 
秘鲁公共预算资金的主要来源是税收。在过去10年中,税收在2012年达到了最高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6.9%。在2019年,税收收入为国内生产总值的14.3%,秘鲁仍然是该地区税收占国内生产总值百分比最低的国家之一。
 
财政赤字方面,在过去的20年里,秘鲁的年平均财政赤字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0.6%,是该地区最低的国家之一。在2020年初,秘鲁保持了这些稳定的财政政策指标,这在疫情导致的经济危机发生时维持了国际市场对秘鲁的信心。
 
与此同时,在疫情背景下,秘鲁积累的财政实力使政府能够部署一个庞大的应对健康危机的方案。这些措施反映在秘鲁的财政赤字从2019年的1.6%增加到2020年的8.9%,同期公共债务从26.8%增加到34.8%。
 
在政府最新发布的宏观经济预测中,经济财政部估计财政赤字将从2020年占GDP的8.9%下降到2021年的5.4%,然后到2026年逐步恢复到1%的法定限额。同时,公共债务将在2021年上升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5.9%,随后,将在2022-2024年期间稳定在36.2%左右。
 
然而,面对较低的收入和较高的公共支出需求,政府的财政整顿可能会被推迟。IPE估计,为缓解投资下降,政府所需的财政刺激措施将意味着财政赤字高于MEF对这些年的预测。同时,公共债务可能增加到40%左右的水平。
 
另一方面,这也可能会意味着秘鲁国际信用评级的下调,从而出现失去秘鲁保持了十多年的投资等级的风险。2020年,在经济危机和高度不确定性的背景下,较高的财政支出导致两家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和惠誉--将秘鲁本币融资的信用前景从稳定下调至负面。
 
然而,由于其财政和货币实力,根据惠誉、标普和穆迪的评级,秘鲁继续被认为是一个高投资等级的国家。
 
前经济部长卡洛斯·奥利瓦指出,经济财政部的下一任负责人必须公开承诺可靠的增长轨迹、税收和政府开支。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财政状况恶化,但秘鲁仍然是拉丁美洲财政最稳固的国家之一。2020年的公共债务呈现出与智利类似的水平(2021年为33.6%),远低于巴西(98.4%)、哥伦比亚(64.2%)和墨西哥(60.5%)以及拉丁美洲平均水平(77.7%)。
 
拉美地区美元表现不一 秘鲁美元汇率再次上涨
 
周三,美元汇率在拉美各国的表现不一,但在秘鲁,由于选举导致的不安加剧,本地市场对美元的需求增加,美元兑索尔汇率继续上涨。
 
周三上午10点,秘鲁银行间市场的美元汇率为3.942索尔,高于前一天的3.925索尔。而在平行市场或交易所,美元汇率为3.96索尔;而在主要银行的窗口,美元报价达到4索尔。
 
面对大选结果秘鲁华人如是说
 
从6月6号秘鲁大选投票结束后,在后来计票的几天里,两位总统候选人的票数如此胶着历史罕见,两个党派一左一右的支持者都苦苦等待着官方宣布最后结果,居住在秘鲁的华侨都时时刻刻关注着大选票数,期间也使得双方支持者都怀着焦急、亢奋的心境,秘鲁心理专家也开始预判一旦结果公布,将会出现极其危险的局面。为此《公言报》也采访了几位在秘鲁经商、生活的华侨华人,谈了他们各自对大选结果的看法。
 
通惠总局主席梁顺说,目前的选举情况,无论谁上台我们在秘鲁发展已经深深扎根其中,两位候选人都不是我们心目中的最佳人选,但是我们要面对现实,政策如何改变,但是改变不了我们与秘鲁人的感情。中国人移民秘鲁170多年的历史,为秘鲁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已经深深融入秘鲁这个大家庭。我们华侨华人在秘鲁是经风雨见过世面的,我们都走过来了。我认为,大家应该用一种平和心态面对,希望大家要团结,共谋发展,有挑战也会有机会。
 
一位不愿透露的华人企业家表达了藤森庆子当选是他的期待,至少这样国家可以稳定地走现行路线。藤森庆子依靠老藤森的政治功绩,坚定的底层民众的部分支持,才连续三次进入第二轮。
 
他不无担忧地说,这次选举出现前所未有的困局,一方代表左派的自由秘鲁党,从其纲领言论,一旦上台,可能会永远掌握权力,破坏民主进程,秘鲁治国政策将发生很大改变。他们是经过几十年如一日的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成功给山区穷苦百姓洗脑,其仇富,均贫富的口号,让利马的游手好闲啃老一代(20-35岁),D、E阶层听了动心并积极响应,尤其是疫情使许多中产家庭返贫,更增加了支持的层面。他说,如果对国家战略资源实行国有化,这样就会在短期内造成政局不稳,投资环境破坏。一个国家只有政局稳定,才会吸引外来投资者,才能让百姓受益,如果左派不考虑秘鲁的实际情况,强行推行其政治主张,秘鲁将会再一次成为睡在金山上的乞丐。
 
另一位华人企业主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她说,这次选举造成的政治不安定,经济波动使得企业最受伤,大选最敏感的就是外汇市场不稳定,进口企业正承受汇率不稳定的风险。进口需用美元,而客户支付的是索尔,这几天美元与索尔兑换比率一天改变几次,其中的损失只有企业自己来承担。其次,企业主最好能抱着乐观积极的心态安抚好员工,大家珍惜疫情下的工作机会。现在疫情严重,本以承受着很大的心理压力,再加上秘鲁大选不确定性,使他们更加焦虑。这次大选无论谁当选大家都要积极面对。(孟可心)
 
随笔:秘鲁终于找到了“病根”
 
 
刚刚和一个HUANCAYO的朋友通电话,他们那里是左派的大票仓。我问他为啥选择左派,他哈哈大笑说:“怎么能让个老娘们儿领导印加的子孙”。笑得爽朗,说得坦然。在他眼里,没有因为左右而敌视我,也没有因为我在利马他在外省而撕裂,朋友还是朋友。“撕裂”目前在秘鲁仅存在于政治圈。
 
“在乌马拉和庆子两者间投票,就像在癌症和艾滋病之间选择”,2011年大选时,秘鲁人这样说;“搬倒庆子很容易,但库琴斯基也不是好鸟”, 2016年大选时,秘鲁人这样说。
 
过去几次大选,秘鲁人民一直没有满意的候选人。最终,军人出身的左派并和查韦斯千丝袜缕的乌马拉,并没有像秘鲁人民想象的“能够打击犯罪改善治安”,也没有任何国有化,只是草草推出了“18岁奖学金”、“65岁养老金”、“小学生免费早餐”等政策,秘鲁没有“撕裂”。“不是好鸟”的库琴斯基也最终被人民弹劾,秘鲁没有“撕裂”。
 
2021年,平分秋色的局面看似“撕裂”,实则选民的“团结”,老百姓终于清楚了自己需要什么样的候选人。目前不管哪个上台,都没有勇气抛弃“另一半”,唯一的出路是精英内阁,在不损害目前中产阶级利益的前提下,对中南部的地区制定“精准扶贫”政策,兼顾50%+50%。秘鲁就像一个常年全身疼痛的人,终于在建国200年之际找到了病根,塞翁失马,有病治病,没病大保健。多年的七嘴八舌,目前只剩下两种声音,福兮祸兮?
 
2016年, 同样是极左也是CAJAMARCA出身,同样主张矿业国有化的候选人桑托斯并未进入二轮。目前农村的选民也没有主张剥夺利马人的财富,他们主要的不满是“被政府遗弃”。2008年大地震的很多废墟至今仍没能重建,疫情期间农村地区没医院没氧气,甚至没有阿司匹林,只能听天由命的现实,很多利马人也没法体会。
 
RPP电台评论说,秘鲁组建政党和参与选举的门槛过低。今年18个政党及候选人参选,秘鲁历史记录,国际上也很罕见,其中12个以上在2020年末临时组建或产生候选人,根本没有任何政治纲领,“乱象”并非政治民主的良性发展,实则各临时政党都想分一杯羹,干扰了选民视线,完全是投机和搅局。未来五年,政治上应该避免政府和国会的对立,特别是投机党派的政治噪音。
 
大部分国家沿海地区的发展优于内陆地区,秘鲁也不例外。但事实证明老滕森制定的经济路线正确,最终问题出在腐败和官员的无能,特别地方官员。无论哪个执政,短期内投资停滞和索尔贬值都无法避免,新政府必须尽快宣布执政纲领,消除国内和国际投资者的疑虑。矿业和能源领域“拔羊毛”在所难免,毕竟左派右派上台都会面临全面施打疫苗和控制疫情的问题。近日左派连续表示不会干预央行的独立性,不会限制进口和类似措施,这是良好的势头,毕竟左派没有发出更强硬的信号。
 
利马进口的商品要卖到农村,农村的农牧产品要卖到利马,利马人很多亲戚在农村,农村很多人在利马打工,“撕裂”不会出现在民间。秘鲁唯一的出路是精英治国并兼顾左右,找到一条中间路线。(佚名)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