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萨加斯蒂总统:“不要煽动分歧”
 
周四,秘鲁现任总统弗朗西斯科·萨加斯蒂发表讲话,呼吁社会不要煽动分歧,维护祖国的团结,不要对有不同想法的同胞怀恨在心。他说:“我们真正的敌人是歧视、种族主义、腐败和各种形式的暴力,我们只能共同战胜它们。”
 
在参加库斯科地区Sacsayhuaman的Inti Raymi活动时,总统说,今年是秘鲁建国二百周年纪念,历史给予秘鲁人一个新的机会。他说:“只有通过和解、团结友爱和公开真诚的对话,我们才能富有成效地利用我们的差异,与我们的潜力相比,这些差异是微不足道的。”
 
他呼吁,要开始放下不和、敌意和怀疑,“我们必须在判断别人的动机时找出自己的偏见,并努力接受我们并不总是正确的,存在着不同的有效观点。”
 
阿尔斯·科尔多瓦退出JNE 总检察长办公室需派代表替补
 
周三,最高检察官阿尔斯·科尔多瓦提交了一封辞职信,要求退出国家选举委员会(JNE)全体会议,并发表了一些批评攻击的言论。周四,JNE全体会议批准他的辞职,谴责他的言论,并要求秘鲁总检察长办公室派代表临时替补阿尔斯·科尔多瓦的位置。
 
JNE 在发布的第66-2021-P/JNE号决议中指出,阿尔斯·科尔多瓦在辞职信中攻击了国家选举委员会全体会议成员,损害了该机构、国家的选举制度以及所有选举机构工作人员的的荣誉和良好声誉。
 
阿尔斯·科尔多瓦在辞职信中写道:“涉嫌选举欺诈的指控,缺乏透明度,JNE主席豪尔赫·萨拉斯·阿雷纳斯缺乏查明选举真相的意愿……这些都证明了决定我们国家命运的可疑意图,即把形式主义叠加在正义和选举真相之上,侵犯了公民的权利。”
 
JNE指出,秘鲁的《选举组织法》(LOE)并没有规定最高选举法庭全体成员的人数,只是规定了成员辞职时的应对方式。此外,该法还规定在选举过程、公民投票或其他全民协商期间,该机构成员不得辞职。
 
阿尔斯·科尔多瓦的辞职使JNE无法达到开会的法定人数,这将导致该机构工作瘫痪,影响选举进程的发展,无法履行宪法规定的职责。
 
最后,JNE强调,今年的选举已经过国际和国内观察员的审计,其结果符合国内和国际的可接受标准。
 
最高法院:阿尔斯·科尔多瓦的指控毫无根据
 
在最高检察官阿尔斯·科尔多瓦辞去全国选举委员会(JNE)全体会议成员一职后,秘鲁最高法院评论称阿尔斯·科尔多瓦的辞职“影响选举进程”,辞职信的指控内容“违背现实、毫无根据”,为此感到非常遗憾。
 
最高法院的声明写道:“国家选举委员会的检察院代表、最高检察官路易斯··阿尔斯·科尔多瓦先生不仅公开了他对整个选举过程的立场,而且对几个高级国家机构,特别是对最高法院院长提出了不可接受和毫无根据的指责,我们拒绝这些内容。”
 
周三,阿尔斯·科尔多瓦在辞职信中称:“决定辞职是为了防止他的投票被用来验证虚假的宪法审议,这些审议实际上是带有明显的政治倾向。”
 
最高法院澄清说,最高法院院长埃尔维亚·巴里奥斯不是在比斯卡拉总统任期内当选的,而是由最高法院合议庭通过成员投票选出的,“院长的任命没有受到任何机构、组织或媒体力量的干扰,最高法院以外的任何机构都无权干预或制约其决定。”
 
另外,最高法院指出,豪尔赫·路易斯·阿雷纳斯当选为JNE主席得到了最高法院全体成员的支持,根据宪法规定,JNE主席在行使其职能时是独立的,最高法院和其院长都无权干涉他的工作。
 
最后,最高法院重申,该机构将加强宪法,继续捍卫民主和共和价值观。
 
自由秘鲁党反对将选举结果提交国际审计
周四,自由秘鲁党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反对人民力量党提出的将第二轮选举结果提交美洲国家组织(OAS)审计的要求,并呼吁国家选举委员会(JNE)尽快完成对计票无效上诉的审查。
 
自由秘鲁党代表阿尼巴尔·托雷斯律师表示,OAS已经对秘鲁的选举过程发表了意见,指出选举是以透明的方式进行的。他称那些提议国际审查的人想让“虚假推定”占上风,假装证明选民所投的票不是虚假的。此外,他要求JNE加快对所提交的计票无效请求的分析,他说:“这应该在本周内完成。”
 
同时,自由秘鲁党副总统候选人迪娜·博卢阿尔特称,与藤森庆子所说的相反,人民力量党的 “选票没有被偷走”,而是他们提出的计票无效请求试图搁置30多万张选票。
 
罗纳德·加马拉说,阿尔斯·科尔多瓦离开JNE全体会议,试图削弱选举过程的合法性,并提出“没有根据”的质疑,他还将人民力量党的态度描述为“对民主的攻击”。
 
罗伊·阿尔斯对阿尔斯·科尔多瓦写给JNE的信提出质疑,并表示这封信有“很高的政治含量,对一个地方法官来说是不合适的”,其目的是“制造混乱、无序、拖延和推迟选举进程”。
 
该党新当选的国会议员贝特西·查韦斯则认为,秘鲁各政党应该就这些事件发表意见,还要求公民警惕。
 
Apurímac的采矿项目将创造130多万人受益
 
根据秘鲁竞争力与发展中心(CCD)与秘鲁矿业工程师协会(IIMP)联合开展的《Apurímac采矿业效益研究》,未来在Apurímac实施的新矿业投资项目(价值102.43亿美元)可以增加五倍的直接和间接就业机会,到2031年将有130多万人受益。
 
研究指出,采矿业目前使Apurímac大区60%的人口(27万人)受益,其中约7万人是通过直接和间接的就业受益。
 
研究强调,Apurímac是被秘鲁第二个最具矿业投资潜力的地区。“如果在未来10年内实施这项投资,产生的就业岗位将达到33.2万个,比目前产生的就业岗位多5倍”。CCD经济学家鲁迪·拉古纳说:“加上这些就业工人的受益家庭成员(约99.6万人),将使130多万人受益。
 
研究还反映出,通过创造就业、引进投资和获得经济资源,采矿业已将Apurímac的贫困率从2000年的78%降至2020年的33%。最明显的例子是Cotabambas地区,该省正在开发拉斯班巴斯采矿项目,项目启动以来,该省贫困率减少了一半,从2005年的87%降到了2018年的43.8%。
 
采矿业目前占Apuríma大区GDP的60%,接近40亿索尔。有鉴于此,研究呼吁当局继续促进该地区的矿业投资,以便持续为民众创造发展机会,克服目前由疫情产生的危机影响。
 
目前,Apurimac的矿业投资组合涉及Cotabambas(15.3亿美元)、Haquira(18.6亿美元)和Los Chancas(26亿美元)等项目,然而,这些项目的执行估计将在2028年开始。
 
经济专家:新政府不会有通货膨胀的问题
 
根据秘鲁中央储备银行(BCR)5月31日发布的宏观经济预期报告,今年的通货膨胀率将在2.39%至2.50%之间。
 
因此,在藤森庆子和佩德罗·卡斯蒂略举行竞选活动期间,秘鲁的经济金融分析家和组织都没有研究未来几年政府换届中的通货膨胀问题。
 
根据BCR的上述报告,2022年秘鲁的通货膨胀率将在2.20%和2.45%之间摆动,2023年在2.00%和2.45%之间摆动。
 
然而,索恩咨询公司估计,如果卡斯蒂略获胜,今年的消费价格指数将达到4.00%,到2022年将达到8%至9.0%,无论他的政府采用佩德罗·弗兰克的温和经济方案,还是弗拉基米尔·塞隆有较强意识形态的另一种方案。
 
前经济部长阿尔弗雷多·索恩认为,在可能的卡斯蒂略政府中,通货膨胀的增加将是由“委内瑞拉模式”造成的,其原因是高汇率、索尔贬值和自由秘鲁党在竞选中承诺的支出。
 
SBS前负责人胡安·何塞·马坦斯认为,阿尔弗雷多·索恩的预测有点不夸张,因为目前还没有看到通货膨胀的任何积极动态,他说:“只要BCR和SBS的独立性得到尊重,我认为不会有任何大的担忧。”
 
另一方面,根据索恩咨询公司的数据,如果藤森庆子获胜,在她的政府中,年度通货膨胀率将在2.5%和2.6%之间摇摆。
 
话题:



0

推荐

孟可心

孟可心

280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男,长居利马。《今日中国》杂志秘鲁代表,秘鲁华文《公言报》总编。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