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孟可心 > 卡斯蒂略的“有市场的大众经济”意味着什么?

卡斯蒂略的“有市场的大众经济”意味着什么?

萨加斯蒂总统会见卡斯蒂略
 
周三下午4点,秘鲁现任总统弗朗西斯科·萨加斯蒂在总统府会见了当选总统佩德罗·卡斯蒂略,讨论了政权移交程序和国家利益问题。
 
在向记者问好后,两人进行了长达两个半小时的会议,内阁总理维奥莱塔·贝穆德斯和当选副总统迪娜·博卢阿尔特也参加了这次活动。
 
本周一,国家选举委员会(JNE)宣布佩德罗·卡斯蒂略为6月6日第二轮选举的获胜者,他将于2021年7月28日宣誓就职新总统,任期五年。
 
萨加斯蒂总统参加CPTPP协定批准仪式
 
周三,秘鲁总统弗朗西斯科·萨加斯蒂参加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CPTPP)的批准仪式,该协定将在60天后正式生效。总统指出,批准这一协定将加强秘鲁的经济增长,促进许多地区的进步,并在太平洋区域找到新的贸易伙伴
 
CPTPP成员包括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新加坡、越南和秘鲁。总统指出,这些国家占世界 GDP 的 13%,国际贸易的 15%,潜在的出口市场有 5 亿高收入消费者,人均 GDP 为 29500 美元。
 
萨加斯蒂总统说:“加入这一协定不仅为秘鲁人提供机会,还可以提高秘鲁在世界和太平洋区域的形象。”他表示,近几十年来,世界贸易从大西洋走向了太平洋,而融入太平洋区域是秘鲁的一个目标。
 
最后,总统强调,协定签署是在独立200周年前一周进行,他相信下一届政府将坚信秘鲁是国际社会和多边主义的一部分。
 
秘鲁美元汇率2022年前将保持近4的水平
 
周三,秘鲁BBVA银行研究部提交了新的国家经济形势报告,指出今年和明年美元汇率将收于4至4.1之间,政治环境的改善可能会引起快速重估。
 
BBVA指出,秘鲁美元汇率将面临两种对立的力量,一方面是显著的贸易顺差将导致汇率下降,但另一方面,由于短期内政治不确定性无法改善,将导致对美元需求增加。
 
同时,BBVA估计,由于国际农产品和石油价格上涨,美元汇率上涨对进口产品价格的影响,未来几个月秘鲁通货膨胀率将超出目标范围上限。
 
报告指出,秘鲁中央储备银行面临着一个两难境地:经济活动的恢复仍然需要强有力的刺激政策;但另一方面,通货膨胀在未来几个月将超出目标范围,而且有汇率压力,这些因素表明需要对货币条件进行调整。
 
对此,BBVA研究部指出,中央储备银行可能倾向于提前开始正常化其参考利率(目前处于0.25%的历史低位),估计21年第三季度基本利率将上调25个基点,2022年还将有三次类似幅度的上调(至1.25%)。
 
穆迪:秘鲁仍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
 
周三,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评论称,尽管JNE宣布卡斯蒂略胜选,但秘鲁的政治不确定性仍然存在,这主要是由于新政府经济政策不明确。
 
穆迪副总裁海梅·罗伊什说:“由于卡斯蒂略政策议程不明确,秘鲁继续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新政府政策纲领的一个关键涉及新宪法,这种不确定性可能会阻碍投资并抑制经济活动。”
 
如果经济和投资的复苏放缓,可能会削弱秘鲁的信用状况。目前,卡斯蒂略团队的经济建议包括根据销售额提高采矿业的税收,以及与大公司重新谈判税收合同。此外,还提议加强市场监管,以防止私人业务的滥用。
 
卡斯蒂略的“有市场的大众经济”意味着什么?
自竞选活动开始以来,新当选总统佩德罗·卡斯蒂略就提出在秘鲁实施“有市场的大众经济”,但这意味着什么?
 
最初,根据自由秘鲁党的意识形态,这种新模式是基于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的经验,提出一个“去中心、财富再分配和国有化”的市场监管。但是,7月28日之后,卡斯蒂略将如何实施这种经济制度?
 
自由秘鲁党经济顾问佩德罗·弗兰克向BBC解释了这一模式的意义。他称,这一模式中,私营企业将继续自由行动,但国有经济将进行再分配。“我们必须重新分配财富,特别是采矿财富”。
 
佩德罗·弗兰克说,政府会将来自财富再分配的资金用于增加卫生和教育方面的社会支出,对城市和农村的微型企业主提供更大的支持。
 
他说:“人们对古巴或委内瑞拉式的国家主义感到恐惧,这包括价格控制和计划经济,但这不是我们想要的。”
 
弗朗克重申,新政府将促进开放经济,但会更加重视社会问题。他说:“市场经济将得到维持,这不是一个大规模国家干预经济的模式,而是更类似于玻利维亚的经济体系,将改善税收,但在石油和石油化工业方面继续与跨国公司合作。”
 
尽管如此,卡斯蒂略提出的与跨国公司重新谈判合同,使80%的利润留在秘鲁的想法,以及采矿税的增加,继续在投资者中引起恐惧,导致秘鲁美元汇率上升和股市下跌。
 
此外,卡斯蒂略已表示,Tía María和Conga等两个主要采矿项目“将不会进行”,这将意味着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将不再流入秘鲁。
 
BBVA:家庭消费支出高于疫情前水平
 
周三,BBVA研究部首席经济学家雨果·佩雷亚报告说,今年上半年秘鲁家庭消费支出高于疫情前水平,这得益于经济中更大的流动性。
 
他解释说说,这种更大的支出能力是因为国会批准法案允许工人提取CTS和AFP养老金。他补充说,今年上半年经济恢复高于预期,而第二季度的经济活动主要受到家庭消费增加的影响。他还说,疫情放缓和新冠疫苗接种促进了经济活力的增强,民众产生了更大的消费意愿。
 
另一方面,他不排除在未来几个月内出现第三波疫情的可能性,但预计它不会产生重大的宏观经济影响,“最脆弱的人群将在今年第四季度初完成疫苗接种,这将有助于贸易和服务业的恢复。”
 
根据BBVA的预测,秘鲁经济今年将增长9%,2022年将增长4.3%。



推荐 0